余涧

我追个星还得看人脸色是吧?你以为你是谁啊

《道长,你是我的》1

       碧绿的江心缓缓划过一条木船,静静地向某处使去。船上静立着大约二十几人,相顾无言,诡异的安静。
       可是这安静也只维持了十几秒,就被咋咋呼呼的声音给扰乱了。船上的人影晃动,都向着另一端走去。仔细听还可以听到一些人的只言片语。
      “有什么了不起的嘛!”
      “就是,在这里耍威风有本事?去找那些妖怪呀!欺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算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修仙门第,惹不起哦!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与那群人走的方向相反的另一端。静静地立几个白色的人影,他们手持道剑,警惕的看着那些人远去的背影,不曾放松。
       在他们的中间围着一个人。那个人面色苍白,嘴唇毫无血色。豆大的汗珠从额间滑落,浸入衣衫,打湿了一片。
       见那些人离开他们的视线后。这些人才渐渐放下手中的道剑,负手而立,但仍警惕的看着四周。
       其中一个人弯下腰去察看被他们围着的人,“三师兄?三师兄?你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 被称为三师兄的那个人费力的睁开眼睛。刚一看清身边的人,喉咙一腥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又晕了过去。
     “时易师兄,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那群人见三师兄又晕的,焦急地望向那个察看伤情的人。
       南时易一直紧皱眉头,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他们一行人出来历练,没想到却遇到深山鬼怪突袭。一时方寸大乱,又中了鬼怪的诡计,灵力尽失。如果不是三师兄拼死护他们。他们现在早已葬尸荒野。现在三师兄身受重伤,他们又无法御剑飞行还回师门。好不容易遇上一条商船,结果居然刚刚是被打劫过的,在水上漂了两天,这完全就是一条废船!
       为什么是废船?因为船上除了那二十几口什么都不会的平民以外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 他们刚从木筏跳到船上。这些人立刻就围了过来。南时易几人瞬间警惕,把出道剑喝他们离开,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。
      “现在怎么办呢?我们灵力尽失,三师兄又身受重伤,恐怕……”一个弟子再次陈述他们最不想知道的事实。
       南时易伸手摸了摸昏迷人的手,体温正在逐渐流失。以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,他们都只能让人家节哀顺变。前提是那些将死之人与他们并无关系,可以一想到三师兄将要……他们终于明白过来,那些人为什么哭天抢地,大骂世道不坚,上天不公。
       南时易右手握紧成拳,重重的在船板上砸了一下。船板立刻出现一个碎裂的痕迹。其他弟子见他如此模样,都不说话。因为谁都恨不得发泄一下现在的心情才好。
        相互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      “哎呀!”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后方传来。
       几个弟子瞬间回身,冰冷的寒光齐齐指向发出声音的人。
       南时易朝出声的那人看去,只见一个身着蓝色衣袍的青年双手举着像是被吓了一样。他的领口和袖口都绣了金线了,长发用一根发带稳稳的绑在脑后。真是好一副少年郎的模样。
      “什么人?”其中一个弟子将道剑又向前递了几分。
       那位少年赶忙退了一大步。生怕那柄长剑戳到他,同时嘴上赶忙解释,“哎哎,小心点,刀剑无眼呐!我是刚才听说你们这有人受伤了才来看看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会医术?”
       “不会。”那位少年老实的摇摇头。
       “那你来看什么?”那名弟子很不耐烦。他们现在可没有心情开玩笑。更厌烦别人拿他们寻乐子。而且还是现在这种情况。
       那位少年眼睛转了转伸手从包里掏出一个深色的盒子“我不会医术,可不代表它不能救人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是什么?”众人警惕的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 少年扬了扬手中的盒子。得意的说道,“还魂丹听过吗?”
       众弟子一愣,还魂丹乃是天下密宝,从出现开始到现在也没有出现几颗。而每一颗都有起死回生的功效。是深深能将人从鬼门关拉回来的神物,一个人只有一条生命,有了还魂丹,就像多了一条命一样,无论你伤的多重,都能给你治好,恢复如初,这天下人都想得到的密宝,怎么会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里,他们自是不信。
       “你开什么玩笑?那种东西其实你能得到的?”其中一个弟子恼了,“再拿我们寻开心,饶不了你!”
       “谁拿你们寻开心了?我是真想救人才拿出来的,别不是好人心!”那位少年也恼了。
       “你——”
       “好了,请他过来。”南时易喝制住那名弟子,现在这情况也容不得他们多想了。三师兄再这样拖下去,必死无疑。先且不管这少年说的是真是假,好歹也是一线希望。
       那弟子愤然得收回道剑退到一旁。少年瞪了他一眼,走到南时易身边。弯腰查看那名面色苍白的人。看到那紧闭的双眼人,少年心中一紧。联想到四个字——面冠如玉。他还从未看过如此面容精致的人。
       他从深色的盒子取出一颗丹药,喂进那名晕过去的人的口中,“放心吧,这东西入口即化。很快就见效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似乎为了响应他一样,那个晕过去的人发出一声闷哼,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。
       众人都被他声音吸引过去,紧张的看着那人,然而那人却没有睁开眼睛。
       南时易右手搭在那人的脉搏上,确认比刚才有所好转,体温也慢慢升了上来。
       他刚要开口,那你少年赶忙打住,“哎哎,别道谢什么的。我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举手之劳而已,都是应该的。”
      “可在下还是多谢公子救了我三师兄的性命。公子的恩情无以为报,以后有所需要。定当相助。”虽然那个少年这么说,但是南时易还是郑重的道了谢,“在下望世弟子南时易,如果公子有什么需要尽可来南海我。”
       “别别。”那个少年摇摇手。正欲转身离开,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又从怀中摸出一样东西——一道符纸。
       他将那道符纸折好交给南时易,“他醒来以后一定要给他。”
       南时易微愣,刚回过神来,才发现那位少年不见了。他赶紧派人去找,可是整条城上也没有那人的踪迹,像是凭空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