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涧

我追个星还得看人脸色是吧?你以为你是谁啊

《道长,你是我的》2

六年后。

    南海自古就是修胜地,各大门派齐聚南海,使得南海这片原本并不热闹的世外化源现在繁胜起来。那些原本或打算求仙问道的人在山脚安营扎寨,自此南海便热闹了起来。渐渐的成了市,后来成了城,好不风光。

聚居南海的有三大门派,望世,文渊阁,宁慈门。要说哪座仙山共聚三大不同门派那非得打起来不可。可百来,南海这块地却从未出过事。望世是修仙的门派,一直以保护天下苍生为己任

文渊阁是收集天下情报的地方,干什么都规矩得很,至少明面上是这样,其他人抓不到把柄自然也不能说什么。

宁慈门一派女弟子,深居简出,江湖人很少见她们的貌样,都戏称她们是尼姑庵。

    百年来这三个门派一直维护着相互的和平。说实话他们之间也没什么争的。只要管好自己的事情,莫干挠到其他两家怎样都好。

而望世是南海第一修仙门派,这里有一群出色的弟子,他们除魔卫道,救济天下苍生,为世人所敬仰,也是各大修仙门派之首。

  议事阁。

  望世议事阁内静坐着三个仙风鹤骨的老道,在阁中亦站着几个望世弟子,“时易,去把承轩找来。”其年一个老道顺了顺长长的胡子。

  “是。”南时易退了出去。不一会儿,领来一个同样身着白色衣袍的男子。此男子手持道剑负手而立,缓缓走来,不急不缓,一派从容。
    南承轩,望世第二十三代弟子、现排行第三。

    “见过掌门,师父,师伯。”南承轩一一向三位长老行礼,声音沉静轻脆,好似有人轻轻敲击玉石。

    那三个长老满意得看着走来的人。南承轩可谓是他们的骄傲,天赋异禀、沉着冷静,勤奋好学,正气凛然。更有他们苦心栽培,才修得这样一个上人。

  “承轩你可知道找你何事?”

  “知道。”南承轩点点头。

    近几日听说的。中原,偏西的地方近三个月来有些不太平,似有鬼怪出入,据悉已经死了三十余人了。几乎没过几天就会有人遇害,有些甚至尸骨无存。当地的人也找仙师看过,最终却只有一人逃回来,而且已经疯癫,是被吓的。

  之所以这几个月来望世没有派出弟子去察看,是因为中原那边曾有另一修仙门派传书来告知望世不必前往,他们会派人消除。中原必竟是其他人的地盘,而且那个修门派在世上也算排得上名号。所以.望世这边便没有派人前往,加之当时消息确实被压了下。,望世便以为已经解决并没有深究。可近几天那地方又传出发生了同样的事。望世这才感觉到不对,派人去查看发现这件事并没有被解决,而且比以前的情况似乎更加严重了。那个门派所谓的解决只是单纯地把消息压下来了。

    “哼!那个修仙门派就是这样做事的?简直丢修真界的脸!”一个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。

“师伯莫生气,“南时易赶紧上前说道,“ 这件事定会解决。请放心。”

那位老道看了他一眼没说话。

“承轩,这次派你下山你需得好好注意自己的安全。切勿像以前一样,知道吗?”坐在中间的那个老头轻轻说道,颇有些苦口婆心的感觉。

  南承轩轻轻皱眉,颔首道,”是。”

  “算时间你也有三年没下过山了,这次我让时易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 “弟子明白。”

”去吧。”

南承轩恭敬地行了礼退下。

正当南时易想要一起跟着出去的时候,掌门叫住了他,“时易,你过来。”

  某一处深山峡谷中,有一处简单的竹屋。此竹屋的位置四分隐蔽,不仔细寻找很容易被忽略。

  “嘎吱——”一间竹屋的门被从里面打开,一个身着黑色的少年从里面走了出来,边走还边伸懒腰。

   向外面没走步,便到了一处泉水旁。那少年接了捧水拍在脸上就当洗脸了。冰凉的水顺着皮肤向下滑,打湿了衣襟和袖口。洗好了脸,那人转身去敲另一间竹屋的门,可敲了半天也没见人。用力推了一下,锁住了?

那人转到窗子前想从窗子翻进去。可推了半天依旧推不开。 搞什么啊?去哪了?

正当他想着要不要踹门的时候,一张纸飘飘然从上方飞了下来。少年伸手一抓——

为师有事。离开一阵。其他的你自行解决,别死了。

几句话清草苍劲,好不潇洒。可看了的人想打人怎么办?

“混蛋!”少年暴力的纸揉成一团丢了。




山间的露水打湿了台阶上的青苔,变得湿滑难行。一般人跳本不会选择在此时行路。

“刷——”

一个黑色的身影猛得从面前滑过。仔细向那个影子看去赫然是一个人。

此人腰间挂着一个布袋,一根深色的发带将头发松松垮塔地束在脑后,往下了看去一双黑色的靴子稳稳地踩在一块树皮上。他竟顺着湿滑的青苔从山顶向山了下滑去。而且面上没有丝毫慌乱。

那人转过头向山望了一眼,没看到什么。转过头嘴角勾起一个微笑。

一直疾行到山底,没出任何错差。那人一抹额头微微渗出的细汗,又转身望了望身后的大山。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。拳头捏紧,眉头轻微的皱了一下。像是思考了一会儿,便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前走去。他走得极快,像是要远离一个是非之地一样。风带动他的袍子掀起一块衣角,一个暗红色的牌子若隐若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mmmmmmm……嗯。不定时更新,其实这个是我手写的。但现在手稿不在我这里,所以没有固定更新时间。

莫搞我,没结果。我莫得感情,也……莫得钱。

评论